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sss150新闻

第二八九章 胜负

2017-12-1 18:10:26      点击:

  朱高燧也看出来,金翅王已经无心恋战,为其疗伤之后,又持着芡草对着它招呼开了。王贤冷眼旁观,见赵王的草芡得极猛,每一下都铆足了劲儿,跟上次与定国公一战时的潇洒写意判若两人。

  这赵王竟是个天生的赌徒,,王贤暗暗感叹,一般蟋蟀落了下风,斗志萎靡,草法上必然先轻草点引,待蟋蟀缓过劲儿,再渐渐下重草吊性。这家伙一下手就是狠草,就这份胆识便非常人可比,可惜这样的芡草法儿,却是入了霸道违了王道……这只蟋蟀无论输赢,都活不过今天了。有道是以虫观人,知其本心,这应该才是他的本相吧……王贤心中暗凛,比起汉王那种什么都摆在面上的直筒子,这种把狠辣裹在温柔外衣中的家伙,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无论如何,赵王殿下一阵猛搞,让那金翅王的气性越来越足,看起来又一次重整旗鼓,朱高燧才停了草。向仲裁示意起闸开斗。sun game

  起闸再战,黑寡妇依旧原先的战法,仗着自己后劲足,甚至灵活,环着金翅王游走,趁其不备出招偷袭。金翅王似乎也冷静下来,不再横冲直撞,而是也耐心的与对手周旋。

  就这样足足缠斗了盏茶工夫,不知不觉,这场盘肠大战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时辰,两只以体力见长的虫儿,都累得肚裆不断收缩,这对黑寡妇来说不算大碍,但对金翅王却是要命的——因为每一次收缩,它屁股上的伤口都会被扯动,千年人参的止血功效再强,也禁不起这种折腾。

  眼见着金翅王的体力渐渐不支,朱高燧只能心急火燎的下猛草提劲儿。缠斗中,金翅王好象是被什么阻拌了下,突然身形一滞,却把自己的左前爪露给了黑寡妇,黑寡妇焉能放过此等良机?只见它猛蹿上前,一口咬住对手的前爪,合牙便废了金翅王一条腿

  “这不是苦肉计么?”见此情形,众人无不深深震撼,感叹道:“想不到这虫儿也会用兵法”到了这会儿,两只蟋蟀以其顽强的斗志和高超的斗技,已经完全征服所有观众,可惜今日,必有一只命丧于此,或者两只……想到这,人群竟发出了叹息声。

  金翅王终于咬住了黑寡妇的牙,两只蟋蟀再无退路,只有凭实力互角了……它俩也知道到了最后的关头,都用尽全力,四牙交错在一起好一会儿,两个身子仅凭着后足撑地,竟在空中接了个拱桥形状出来,就这么死死支撑着,好久都不见分晓。把观战的看得心旌摇动、跌宕起伏,却已经没有人再喊加油了,都安静的看着这场史诗般的对决。

  这时候,不论谁胜谁负,都可以称得上英雄了,但可惜这是个成王败寇的世界,所以必须要分出个胜负来

  过了一炷香功夫,金翅王牙坚力大的优势终于显现出来,它终于将黑寡妇的牙齿,咬出了清晰可见的的裂缝,黑寡妇痛楚难耐,口一松,下盘也虚浮了。金翅王抓住机会,猛一发力,竟以霸王举鼎的姿态,将黑寡妇拔了起来然后狠狠地从自己的身后扔出去……

  众人惊呼声中,黑寡妇也情知不妙,想挣脱可惜五足腾空,借不得外力。这虫也忒得凶顽,眼看着就要被摔出去,竟在千钧一发之际,用那破损的钳子,发狠咬住金翅王的后颈,死也不松口。同时它的两条后腿,也配合着金翅王后甩的力量猛蹬,对手竟也被它带着飞了出去

  这一下有多狠?两只虫竟然飞出了斗盆,跌落到斗桌上,身上血水登时将黄绸桌布浸出一块小却触目惊心的水迹来。

  血水主要来自金翅王,全力的施展、剧烈的撞击,终于使其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迸裂,大量的血水从其脖颈和屁股上滴落,浸出的水渍越来越大。看上去就像躺在血泊中,虽然腿还在抽动,但已经不可能站起来了……

  黑寡妇也好不到哪去,牙齿断了,一只眼瞎了,两条须子全折了,翅膀也掉了一半,六条腿只剩下四条……这惨状换成在任何一只蟋蟀身上,都死了不知几回了,黑寡妇却仍用四条腿,坚持挺立着

  王贤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凉意,伸手一摸,竟摸到了丝丝泪痕,他的心里没有胜利者的狂喜,反而满是内疚和自责,压得他不能开颜。

  “哦吔”朱瞻基这边的人,登时疯狂庆祝起来。那边朱高燧回过神来,看一眼曾经为他带来无数荣誉和财富的金翅王,情不自禁的啐一口:“废物”便起身和汉王离开了,虽然这里是他的地盘,但也不能阻止胜利者忘情庆祝,只能眼不见为净了。

  欢呼庆祝的人群中,却没有王贤的身影,他默默的将黑寡妇小心收回罐子中,又收殓了金翅王,说一声自己累了,便揣着两只蟋蟀,离开了促织斗场。这时候,朱瞻基已经被薛家兄弟等大赚特赚的家伙簇拥着,兴奋的手舞足蹈,自然顾不上他了……

  来的时候,王贤是和朱瞻基同乘一车,现在他要提前回去,当然只能自己想办法了。周勇要给他去雇辆车,却被王贤拒绝了,横竖没什么事儿了,还是走回去吧。www.sss150.com

  出了清凉别业,满耳都是关于方才那场大战的议论声,王贤没兴趣听那些赞叹之辞,快步离开这条大街,才长长舒了口气。

  “小贤子,你怎么看着不高兴啊?”这几天来,灵霄一直看着王贤全情投入,那是把斗蟋蟀当成头等大事来对待的,现在终于赢了这一场不可能取胜的战斗,她觉着他该兴奋的忘乎所以才对。

  “本来斗蟋蟀,只是点到即止的,即使有受伤,也不会这么惨烈。百度一下,你就知道”王贤知道,要是不给她个解释,自己会被烦晚上,“但是我为了取胜,改变了战斗的性质,结果酿成现在这种惨状……”

  “扑哧……”灵霄看着他的表情,突然忍俊不禁道:“小贤子你可真逗,不就是两只蟋蟀么?就是不斗,还能活过冬天去?”

  “大姐头,其实大人是在自我反省,”吴为插话道:“蟋蟀虽小,但可以小观大。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只要目的是正义的,就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殊不知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,似乎是触动了的昔日的创伤道:“不道德的手段是会伤害自己的灵魂的。”

  “他说的没错。”王贤叹口气道:“今天是一只蟋蟀,明日就是一个人,其实一个道理,不择手段的过程,让胜利的喜悦都变了味。”

  “赢钱啊……”王贤突然想到,自己还没把赢的钱拿回来,猛地一拍大腿,转身就往回跑,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,只留下一地的节操。

  “可我买的是金翅王赢……”帅辉哭丧着脸道:“以我多年斗蟋蟀的经验看,肯定应该金翅王赢啊。呜呜,一千两银子啊,就这么打了水漂。”